<strong id="qwpef"></strong>
<em id="qwpef"></em>
  • <span id="qwpef"></span>

        首頁 > 新聞 > 正文

        白皮書16:2013上半年度環保產業政策及市場分析

        時間:2013-09-09 16:37

        來源:中國水網

        作者:傅濤 黃小木

        評論(

        一、宏觀經濟對環境產業的影響

        1、經濟放緩增強環境產業的吸引力

        盡管宏觀經濟放緩對大多數行業來說并不樂觀,但對于環境產業而言,不論是環境基礎設施類資產所呈現出的安全穩定的反周期特征,還是符合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政策意圖的輕資產高成長性的技術創新公司,都對資本界形成了越來越強的吸引力。

        環境基礎設施類資產,譬如供水廠、污水處理廠、垃圾無害化處理廠等,其支付主體以政府為主,整體收益率雖然不高但現金流比較穩定。尤其是市政領域,需求有一定剛性,并不能因為財政吃緊而導致環境服務停滯,因此呈現反周期特征。當周期性行業景氣度下降時,資本出于對安全性的追求,將向反周期行業做更多配置。從而在這一時期,投資、運營這類資產的環境企業會受到資本市場更多青睞,并在資金的注入下,獲得反周期而行的更強動力。

        同時,環境產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已經成為經濟下行周期過程中十分重要的投資拉動政策施放領域,既可以起到穩定經濟、促進增長的作用,又符合國家可持續發展、調整結構的戰略意圖。這一點在技術創新型環境企業方面表現得尤為明顯,一批以碧水源為典型代表的輕資產創新型企業,正在抓緊機遇快速成長,并受到資本市場的追捧。

        2、“環境消費”是發展內向型經濟的重要選擇

        當前,國家經濟面臨著內需不足、外需疲軟的雙重壓力,而繼續通過大規模投資的方式刺激經濟增長,在目前資金空轉、急需去杠桿、擠泡沫的狀況下,已經不太適合。在出口、投資驅動力有限的情況下,發展內向型經濟,提高消費在經濟中的占比成為當務之急。

        環境產業在前一階段4萬億投資盛宴的帶動下,迎來了一輪環境基礎設施的建設高潮,大量資金以固定資產投資、采購設備、工程的方式,涌入環境領域。在發展內向型經濟的新局勢下,環境產業應當扮演怎樣的角色,是繼續扮演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資金的“一次性沉淀池”,還是通過更加先進的方式,實現從“環境投資”向“環境消費”的轉變,實現從簡單擴大產能向以需求引導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轉變,已經到了抉擇的關鍵時刻。

        環境產業有別于一般的制造業或服務業,由于其外部經濟的特殊性,政府作為環境治理的責任主體,也因此成為環境消費最主要的支付主體。而這也賦予了環境產業在支持內向型經濟發展中更強烈的使命——當政府履行環境消費的支付時,既是對環境治理責任的達成,也肩負著通過“環境消費”這種特殊的、具有公共服務屬性的消費形式,來促進內需,調整經濟結構的任務。

        以環境治理效果為核心的環境服務采購,能夠大幅減輕地方政府的投融資壓力,同時提高政府對環境企業的監管能力,保證環保目標的實現,并通過穩定、足額、有保障的政府采購,將過剩的資本引入環境領域,使其真正為環境治理服務,實現在有限投資下的大量環境消費需求的釋放。當然,這還需要一系列政策、機制的科學設計和完善,才能實現整個體系的高效運轉。

        二、環境產業面臨的形勢

        1、政策形勢

        (1)政府采購公共服務開啟環境產業新篇

        7月31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中,表達了政府向社會采購公共服務的積極意愿,提出將適合市場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務事項,交由具備條件、信譽良好的社會組織、機構和企業等承擔。這為環境服務采購體系的建設和完善釋放了非常正面的信號。會議將市政管網、污水和垃圾及再生利用設施建設列為“重點任務”,明確了在環境領域公共服務可以由政府采購市場服務來完成的改革思路。同時,會議還在采購范圍、采購方式、資金管理、監督評價等方面提出了指引意見,為下一步具體政策的制定指明了方向。

        政府購買公共服務,將為環境產業帶來三大好處:一是政府可以把短期、大規模的一次性投入,轉化為長期、穩定的服務采購,解決政府資金短期投入不足的問題,引導更大規模的社會資金進入;二是采購環境服務是面向效果付費,使環保投入與環境效果的聯系更加緊密;三是有利于提高產業的專業化程度和效率。

        (2)政策規劃的深化細化

        上半年,《國家環境保護標準“十二五”發展規劃》、《全國生態保護“十二五”規劃》、《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國家海洋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等規劃陸續出臺。相比于前兩年出臺的各項“十二五”規劃,這些規劃更加聚焦于具體的環境細分領域,是對國家環境保護和環境產業發展總綱領的貫徹和深化。同時,《關于發展環保服務業的指導意見》、《環保服務業試點工作方案》、《“十二五”環境保護國際合作工作綱要》、《關于水資源費征收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等政策文件相繼發布,進一步為相關領域發展目標的實現做出具體工作部署。

        8月,國務院出臺《關于加快發展節能環保產業的意見》,將“創新引領,服務提升”放在了基本原則中的首要位置,提出要推行合同能源管理、特許經營、綜合環境服務等市場化新型節能環保服務業態,并將節能環保產業定位為國民經濟新的支柱產業。

        此外,環保部即將發布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和《農村環境整治行動計劃》等重要文件,都將進一步明確政府工作重點,帶動環境產業發展。

        (3)監管體系的完善

        環保產業是政策驅動型產業,政府投資直接拉動產業發展的同時,監管體系是否健全也對產業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2013年,“十二五”五年期限已經過半,隨著政府換屆完成及各項規劃全面進入實施期,國家在政策、規劃的制定上,在不斷細化的同時,也加大了監管考核的力度。今年1月,《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十二五”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考核辦法》、《“十二五”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統計辦法》、《“十二五”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監測辦法》密集出臺,顯示了國家加強環境監管考核、保障“十二五”規劃目標按期實現的決心。

        一些細分領域也在上半年出臺了相關政策文件,以規范和指導行業的健康發展,如《粉煤灰綜合利用管理辦法》、《近期土壤環境保護和綜合治理工作安排》、《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先進適用技術目錄(第一批)》、《餐廚垃圾處理技術規范》等。

        此外,《環境保護稅法》、《土壤環境保護法》、《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先進適用技術目錄》、《環境空氣細顆粒物污染防治技術政策(試行)》、《危險廢物污染防治技術政策》等文件已初步形成。

        在“十二五”進入下半段之際,監管體系的加速完善,既是國家各項規劃目標實現的保障,也有助于促進整個環境產業的規范運行,督促地方政府和工業企業嚴格履行治污責任,激發環境產業的巨大潛在需求。

        (4)地方債的總量控制與規范管理

        上半年,惠譽、穆迪紛紛下調中國信用評級,地方政府債務問題日益凸顯,國家對此高度重視。

        4月,銀監會發《關于加強2013年地方融資平臺風險監管的指導意見》,要求各銀行控制地方平臺貸款總量,審慎持有融資平臺債券,不得為平臺債提供擔保。銀監會主席尚福林表示,要控制地方融資平臺貸款增長的速度,新增貸款主要投向在建收尾工程項目。

        6月,政部發《2013年地方政府自行發債試點辦法》,將地方政府自行發債試點范圍擴至上海市、浙江省、廣東省、深圳市、江蘇省、山東六地。2011年、2012年四地試點自行發債總規模分別為229億元和289億元,財政部人士稱今年地方政府自行發債規?;蜻_700億元。

        8月,審計署組織全國審計機關對政府性債務進行審計,由2011年的“三級審計”(即省、市、縣三級)延伸到“五級審計”(即中央、省、市、縣、鄉五級)。

        總體來看,監管層依然非常重視地方融資平臺的風險控制,并從總量上采取了嚴控措施。但另一方面,國家在嚴格控制地方債規模的同時并非絕對打壓,同時也在積極探索地方債規范化的發展路線。

        2、資本市場形勢

        目前,作為國內環境企業最主要的IPO和再融資平臺,A股主板、A股創業板和港股市場,由于其自身對企業的門檻要求和市場特性,對不同的環境企業具有不同的適用性。

        A股港股主要適合于重資產企業,如首創、北控、創業環保等,不過相對而言,A股主板市場賦予企業的IPO估值一般來說高于港股市場。港股市場盡管估值上低于大陸,但在A股IPO重啟時間表未定的情況下,上市的可能性相對大,可以成為較好的再融資平臺。

        創業版適用于輕資產、高成長、具有創新性的環境企業,碧水源是其中的代表。在國家對環境產業的政策支持下,創業板能夠賦予輕資產環境企業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高倍PE估值,使其資本規模實現大幅飛躍,充裕的資金進而為企業的下一步發展提供源源動力。

        資本市場與環境企業適用性簡表

        資本市場類型
        估值(市盈率)資產規模適用性
        A股主板大中重資產公司
        A股創業板
        輕資產公司
        香港股市大中
        再融資平臺


        3、市場熱點聚焦

        (1)傳統環境服務市場競爭激烈

        以市政污水為代表的傳統環境服務市場,正隨著大中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的基本到位而競爭加劇。市政污水大項目數量、平均規模的日趨下降,使環境企業無法再僅僅局限于有限的傳統市場,不斷拓寬服務范圍已經成為很多環境企業在市場立足的必須。

        (2)標準提高催生升級改造市場

        在政府和社會公眾對環境質量和污染事件的高度關注下,各項環境標準不斷提高,監管體系不斷健全和完善。更高的環境標準和更嚴格的監管手段也在傳統市場的基礎上催生出升級改造市場。碧水源等環境企業受益于這一波升級改造所帶來的巨大市場機遇。未來供水廠、污水廠、管網、垃圾無害化處理廠的升級改造及專業化運營仍值得關注。

        (3)環境衍生市場走熱

        在國家政策支持和對污染治理要求的不斷提高下,污泥、滲濾液、排水管網運營、水體修復、餐廚垃圾等環境衍生市場正在逐漸走熱。盡管這些衍生的細分市場在政府付費機制、交易模式、技術水平等諸多方面仍有待進一步探索,但正有越來越多的環境企業注意到這些領域,并正在以種種方式開展新領域的戰略布局。

        (4)新城鎮化戰略拉升農村環境服務

        前一階段,農村環境治理并未特別受到重視。但在國家新型城鎮化的大戰略下,村鎮污水、垃圾等方面的農村環境服務將成為熱點。目前一些環境企業已經在這一領域取得了進展。

        (5)區域綜合服務在摸索中推進

        2012年底,環保部印發《環保服務業試點工作方案》,組織開展環保服務業試點工作;今年年初發布的《關于發展環保服務業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指出要通過試點,改善環保服務業發展環境。以永清環保為先鋒的一些環境企業,已經開始在摸索中推進區域綜合環境服務模式,對區域綜合環境服務模式的設計和實踐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_baidu_page_break_tag_

        三、環境產業競爭格局

        1、并購潮背后的境遇分化

        (1)并購潮勢頭強勁

        2013年上半年,環保領域的并購潮延續強勁勢頭。在兼顧項目投資的同時,一些公司開啟了更加多元化、立體化的并購擴張模式,以助推其在產業鏈、服務領域、地理區域的快速布局。包括北控收購標準水務和威立雅葡萄牙項目,國中水務收購天地人等,都引起了業界的廣泛關注。

        在此之中,兩類公司的并購優勢格外明顯。一類是再融資成本低的大型重資產環境企業集團,另一類是獲得高倍市盈率估值的輕資產企業。

        前者擁有至少百億元以上的資產規模,并在國內外資本市場上有很強的再融資能力。憑借巨大的資產體量,此類集團能夠吸納大量低成本債權資金,如上半年北控水務發行5億美元債券,光大國際獲IFC7000萬美元長期貸款、亞開行等6家海外銀行1億美元貸款、與國開行簽100億人民幣金融支持戰略合作協議等。低成本的股權和債權融資有力推動了重資產集團的并購進程,并增強了其在領域布局、項目投資等方方面面的實力。

        后者以高速成長的技術創新型企業為主。通過IPO等方式獲得資本市場高估值投資資金后,這類企業相比于未獲資本市場認可的其他同類企業,資金成本大幅降低,資金規模大幅增長,從而有了更強的能力來擴大規模和開展并購活動,進一步實現快速成長,吸引更多資金注入,市值再次擴大。而一些難以在短期內直接上市的環境企業,也開始尋求被上市公司收購,其利潤被并入上市公司后,在同樣的高倍估值下為上市公司帶來更多資本,而被收購企業,也得以迂回地實現上市,其投資者獲得較高的資本收益。

        (2)高估值下環境企業的境遇分化

        在資本市場的助推下,環境產業在2013年上半年加速整合。其原因除了環境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市場趨于飽和使企業不得不尋求新的方式來達到規?;繕送?,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下正開始出現“馬太效應”,資金充裕、融資成本低的領先企業,如資金實力雄厚的大型國企,成功登陸A股市場的上市公司,或是完成股權融資的擬上市企業,受惠于資本市場對環境領域格外關注下的高估值,低廉的融資成本為這些企業的市場擴張——不論是項目投資或是并購,帶來其他企業難以企及的競爭優勢。進而,領先企業在低成本資金的助力下,以更快的速度攻城略池,在高速成長中再次增強了對資本的吸引力,進入強者恒強的良性循環。

        另一方面,一些中小環境企業的處境顯得尷尬。商業銀行貸款期限短、成本高、規模有限,難以完全滿足企業成長甚至是維持運營的資金需求;在股權融資的道路上,缺乏明顯的成長性和創新優勢的環境企業,很難獲得資本市場關注;此外,IPO之路漫長而艱辛,“遠水解不了近渴”,上半年至少已有3家擬上市環保公司被終止審查,一批環境企業仍滯留在上市邊緣。

        環境產業與資本界的聯系日益緊密,資本不僅是現階段企業發展的核心要素,也是推動整個行業分化和洗牌的動力之源。從資金與資源逐漸集聚的趨勢來看,未來二到三年,必將是產業的整合年,經過一系列產業的橫、縱向并購整合,環保產業市場將向有資本、有品牌、有實力的少數企業集團集中,企業發展分化將進一步加劇,并將造就出數個“產業航母”。

        2、環境企業的發展態勢

        (1)重資產型環境投資集團:規?;?/strong>

        如前所述,被資本市場認可的環境企業正在低成本資金的助力下迎來快速發展的良好機遇。北控、首創、上實環境、中環水務、中國水務投資、光大、錦江、桑德、國中水務、康達環保等大型環境企業集團都在積極擴大經營規模、布局新的服務領域。
        在資本為王的這一時期,大型環境企業正憑借其強大的資本實力,開始新一輪的競速游戲。決定其在市場中競爭地位的,已經不再是項目總數、總規模的簡單比較,而是在綜合化發展的道路上,視野、速度和資本運作能力的角逐。

        (2)屬地型專業化服務環境企業:綜合化

        2010年3月,重慶水務成功登陸A股市場,其后一批地方水務企業加快了上市步伐,興蓉投資、江南水務等地方水務企業先后進入上市公司行列。實際上,近年來已經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地方國有環境企業,廣西綠城水務、福建海峽環保、長沙水業集團是這類未上市的屬地型專業化服務環境企業代表。這些企業具有天然的區域競爭優勢,結合優質的運營管理能力,穩定的現金流,以及地方政府作為后盾,其清晰的盈利模式受到資本市場認可。但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資金日益吃緊的情況下,這類企業作為地方融資平臺的功能將可能被過分放大,從而加大上市難度。

        從未來發展來看,地方國有企業可以立足于在當地已經形成的網絡布局,結合自身的融資能力、運營能力以及和當地政府深厚的合作關系,開展區域綜合環境服務的深耕細作并逐步向外輻射。當然,關鍵還在于地方國有環境企業能否和當地政府劃定清晰合理的權責界限,以及適合于區域綜合環境服務的投融資機制和服務模式設計。

        (3)高速成長的創新型企業:專業化

        目前,像上實環境、中國水務投資這樣的未在A股上市的大型環境集團已經屈指可數,地方國企的成長潛力尚待明朗,輕資產技術創新型企業,尤其是細分市場的龍頭企業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越來越受到資本市場的青睞。

        碧水源是其中的佼佼者,從最初創建時的1.1億元注冊資本,發展到現在約350億元的總市值,只用了12年的時間。萬邦達、津膜科技、永清環保、巴安水務等創新型企業也同樣表現出眾,贏得了資本界的認同。更多創新型環境服務公司,如博天環境、環能德美、中持環保、新之地等都在快速成長。這得益于環境產業技術革新時代的到來,提標改造、工業廢水、污泥、環境修復等很多領域,蘊藏著豐富的市場機會。擁有突出創新優勢、在細分領域占據領先地位的環境企業,正是最具有孵化或培育價值的潛力所在,已經成為輕資產環境企業中備受關注、上市可能性最大的新星。

        四、核心因素與產業遠期展望

        1、影響環境產業未來走向的核心因素

        (1)政府:環境服務采購體系有待完善

        政府的環境服務采購體系能否在科學的頂層設計之下順利建立起來,會對投資運營為主的重資產環境企業帶來巨大影響。輕資產創新型環境企業可以從“高新技術”方向上獲得上市、稅收等方面的政策支持。而對于重資產企業,政府的環境服務采購體系是否健全,意味著企業投資運營的項目能否在未來數十年中產生穩定足額有保障的現金流,這又將進一步影響到環境治理的最終效果,以及整個環境產業的發展方向。就目前而言,雖然中央政府已經表達了環境服務采購的決心,但整個體系還有待完善,基于頂層設計的各項政策、標準、法規的逐步建立,將對社會資本能否順暢進入環境領域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2)工業企業:經濟波動影響治污投入

        盡管在政府“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下,經濟硬著陸的風險在“微刺激”的作用下有所降低,但投資拉動經濟的路徑沒有質的扭轉。同時,在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過程中,中國經濟很難在短時間內回暖,尤其是中低端制造業,產能過剩且缺乏定價能力,利潤被不斷擠壓。

        制造業低迷的狀況難以在短期內得到改善,處于其下游的工業廢水行業將可能受到波及。一些經營狀況不佳的工業企業在治污方面的支付意愿和支付能力將會下降。而地方政府在資金壓力、地方經濟發展、環保目標的實現三方面如何權衡,也將影響到工業企業在治污方面的投入。

        (3)融資:股市動蕩與地方政府負債

        股市動蕩和地方政府負債是目前環境產業融資方面需要關注的兩個問題。退出渠道狹窄及A股市場不振會影響環境企業的股權融資及上市公司再融資規模;地方融資平臺能否走向穩定化、正規化則會影響地方政府的投資能力、支付能力以及支付的穩定性。

        上半年,A股市場未能改變頹勢,上證指數在6月份跌至2008年以來的最低點1849點;IPO重啟沒有新的進展,一些本打算上市的環境企業在漫長等待中不得不尋求其他融資途徑。退出渠道的不暢及宏觀經濟形勢的不明朗,也使得PE/VC市場出現萎縮。據清科統計,2013年上半年,中國LP市場新募集完成的PE/VC基金總額78.2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金額下降了57.6%。中國VC/PE市場共發生投資516起,同比下降45.2%;投資總額99.15億美元,同比下降20.9%。

        關于地方政府的負債規模目前并沒有統一說法,審計署官員在今年兩會上透露的數據是各級政府負債15-18萬億元,此外也有專家估測地方債務超過20萬億元,甚至達到40萬億元。在收入方面,今年上半年,全國公共財政收入6.86萬億元,僅增長7.5%,增幅同比回落4.7個百分點。

        2、環境產業遠期展望

        (1)環境治理深度需求的釋放

        首先,雖然在部分細分市場,如市政污水處理廠建設,在“十一五”建設高峰過后開始走向成熟,但整個環境領域的市場需求依然十分巨大。宏觀上,城鎮化的步伐不會減慢,城市規模的擴大和城鎮人口的增加意味著污水、垃圾等一系列污染治理需求的剛性增長。同時,管網建設、污泥、再生水等先前發展相對滯后的環境領域,未來也將走入快速增長的通道。

        第二,政府正在積極開展環境監管、統計、考核、技術標準等方面的制度建設,地方政府和污染企業將越來越難以逃避環境治理責任,從而將之前的歷史欠賬轉化為現實需求。當然,政府作為甲方也將更加理性,對環境治理質量要求的提高,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服務成本。

        從資本的角度來看,如果環境基礎設施以政府投資為主,則政府的采購將趨向系統集成為核心的整體解決方案,這將為輕資產的技術創新企業帶來更多機會。如果政府不側重于對環境基礎設施的產權擁有,而是更多地采購面向效果的環境治理服務,則對資金實力強大的重資產集團更為有利。同時,穩定足額支付的機制設計,將為目前徘徊在環保產業之外的社會資本(比如社保、養老資金),架設進入環境產業的橋梁,使產業規模成倍放大。

        (2)環境服務與資源化的銜接

        隨著環境技術的不斷進步以及資源和能源的日益稀缺,對污染物的深度處理銜接資源潛能的開發利用為環境產業吹來一股新風。如何在高效、低成本、節能地實現減排的同時,開發污水、污泥、垃圾等污染物中蘊藏的巨大能源和資源潛能,已經成為國際上技術研發的重點。而這些技術的產業化應用,將有可能在未來激發出一個新型的、具有不同于以往的環境產業新領域。

        (3)投融資工具的多樣化

        資金本質上也是一種產品。目前資本市場作為資金的供應方,能夠在實體經濟中找到的具有投資價值的對象有限,環境產業既具有政策支持、安全穩定、反周期的優勢,同時一批高成長性的環境企業正在崛起,對資本市場構成的吸引力在增強。作為資金的需求方,如前所述環境企業對資金的渴求也十分強烈。

        在資金的供需雙方都具有強烈合作意愿的情況下,盡管短期內有限的投融資方式,比如商業銀行貸款、股權投資、上市還難以完全滿足現實需要,但金融機構正在積極設計和推廣多樣化的金融產品,從而在更大程度上拓寬資本市場與環境產業的對接渠道。項目融資、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收益權質押貸款、并購貸款等多樣化的金融工具,以及基于政策頂層設計的產業投資基金,將為環境產業注入新的活力。傳統的融資方式,也將在政策引導下得到優化,從而與產業更好地匹配。

        (4)資本垂青:創新型企業、重資產環境投資集團

        在環境產業并購整合的浪潮中,一些企業將逐漸淡出歷史舞臺,而另外一批企業則會抓住機遇,立于產業的潮頭。未來更容易受到資本界垂青的,一類是創新型輕資產企業,如擁有突出技術優勢的工程公司、技術公司,如果能夠形成好的商業模式,具備持續成長能力和創新能力,將有望成為下一個“碧水源”;另一類是已經形成較大規模,處于行業領先地位的重資產型環境投資集團,這類企業已經處于行業的第一梯隊,且短時間內很難被其他企業超越,本身就擁有強大的資金實力和資本運作能力,適合于對投資規模要求較高的股權投資基金進入。

        (5)遠期展望

        1)成熟市場:擴張速度的競賽

        對于城市水務、生活垃圾等發展相對成熟的市場,企業已經形成了包括EPC、BOT、TOT等一系列廣泛應用的商業模式。而在成熟市場中,重資產型投資運營集團處于產業鏈的頂層。這些投資集團的規?;瘮U張方式,除了延續傳統項目投資模式外,由于前文所述的單個項目小型化、資金成本低等原因,收購并購所占的比重將持續上升。如何在盡量短的時間內,借助資本優勢,加快擴張速度,搶占規模、區域、領域的先機,是目前以及未來二至三年投資集團間競爭的核心。

        從成熟市場最主要的“甲方”政府的角度,在短期內,很有可能仍將采購重心放在管網等基礎設施建設上,財政資金的支出方式和支出力度將影響項目市場的側重。如財政資金充裕,則會對投資運營類企業形成一定擠出效應,EPC項目的比重將上升;如財政資金有限,則重資產企業的優勢將更加明顯。

        2)新興市場:政府公共服務采購帶來機遇

        前一階段,污泥、再生水、海水淡化、餐廚等幾個細分領域,都曾在政策的刺激和市場的高度期待下,出現過一輪熱潮,但由于付費、監管、行業標準、配套設施等種種條件的不健全,新興市場的熱度未能維持。一些企業對新興市場的參與意愿強烈,但受制于政府支付體系的不健全,以及各方協調的難度過高,只能以謹慎觀望或少量試探為主。對于社會資本而言,在缺乏成熟模式和穩定收益保障的情況下,也很難立刻進入這些領域。究其原因,城市水務與垃圾處理市場之所以能夠形成規模并走向成熟,是因為在這些領域政府建立了相對穩定的支付體系,其環境治理責任得以通過具有持續性的服務采購來達成,將公眾的環境治理需求與環境服務的供給方對接,使市場參與者不僅是停留在初期的建設環節,更能參與到運營環節。

        環境修復、污泥、再生水、海水淡化等處于發展初期的細分領域,其潛藏的市場體量以及對資本的需求量都將超越以往。但在目前政府長期支付模式不明朗的情況下,多數企業只能聚集在設備制造和工程建設環節,典型的如再生水、污泥、海水淡化,前一階段并沒能在規劃支持下實現跨越式的增長,甚至在一些地區出現萎縮,即是因為其短期政策刺激下的工程建設完成后缺乏支撐持續運營的資金來源。新興市場巨大的潛在需求想要釋放出來,就必須建立穩定的政府服務采購體系,只有如此才能撬動社會資本,才能建立產業持續發展的通路。

        令人欣慰的是,在7月31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服務的明確提出,使得環境產業未來發展的大方向清晰可見。如果按GDP年均增速7%,環境產業總產值在GDP中占比8%粗略估算,則到2025年環境產業總產值將達10萬億。隨著政府服務采購體系的建立和完善,更大規模的社會資本進入環境產業的大門將被敞開,蓄勢待發的環境企業也將迎來更加廣闊的天地。
         

         

        編輯:李曉佳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人參與 | 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gzlcp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

        亚洲三级日本三级,亚洲天堂黄色网站b性爱,亚洲乱伦一区三区四区,变态色在线亚洲